工作

 



巴菲特說得好,「人的一生中,最值得投資的不是股票,也不是基金,而是一份能帶來穩定收入的工作。」大川隆法則說,人的前半生是學生時代主要是為自己打下基礎,後半生則開始投入社會工作,對社會作出某種有價值的貢獻,得到作為對等報酬的薪水,用來扶養家人、妻小。

 
的確,儘管許多勵志大師要我們不能把工作當作是賺錢的工具,但又有誰能否認工作最初的動機,不是為了養家活口?
 
拜家境清寒之賜,我從高中畢業起,便進入大人的世界,開始所謂的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補習班導師。如果您待過補習班,就會知道「導師」只有名稱好聽,實則改稱「苦隸」也沒什麼大錯。
 
試想,一個初出茅廬的黃毛丫頭,學生時代全班新生自我介紹後,大概只能記住坐在自己隔壁的人的名字,還是因為跟他聊天聊得比較多;至於前後座的人,由於前座的人沒轉過頭來,後座的人沒叫自己轉頭,至少也要過個一週才能記得名字,遑論坐得更遠的同班同學;我又缺乏如大方熱情者一入學便自告奮勇成為班長/班代的勇氣,於是總要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才能把全班同學的名字和臉對上。
 
結果這樣的黃毛丫頭,一離開高中校園變成了補習班「導師」,就要強迫自己跟學校裡正統的導師一樣,「記住全班同學的名字,越快越好。」還不能用以往在學校的手法,如果叫不出同學的名字,就靜靜地觀察,聽別人怎麼叫他的,再跟著這般叫,那時的我總是把點名簿看了又看,要求自己要一看到名字,就浮現出那位同學的臉,再用種種的聯想技巧,把他的出勤狀況、上課成績等等聯想出來。
 
也許在學校裡,導師記學生的名字,不只是課業上的關心,還包括各種層面的照護,這也是校園片自古以來總不褪流行的主因;補習班導師單純得多,記學生的名字,完全是方便補習班作業,就算記不得細節,至少還能在點名時派上用場,發現學生沒到時就要打電話到他家裡「關心」一下,如此才不會被補習班的組長盯,雖然我一開始曾被盯得很慘,還認定組長是我今生所能遇到最可怕的女魔王,可隨著社會歷練的增加,才知道那根本不算什麼。
 
如果各位看官看到這裡,以為補習班導師只需要負責記住學生的名字,那可就誤會大了!補習班導師真正的夢魘,是傳說中的「行政工作」。此項工作美其名為「行政」,其實是「打雜」,舉凡檢查作業、考卷批改、課業輔導、接聽電話、資料建檔、招生作業、電訪,甚至打掃,熄燈……整個暑假工作下來,扣除勞健保,竟只有四萬元不到!當然會覺得兩個多月的辛勤工作只換來四萬不到的結果是要用「竟只有」與驚嘆號,是從此刻回顧過去的結果,當時的我可是連過年紅包都沒拿超過500元,自是覺得這筆錢很多,於是一進大學,便迫不及待地又在補習班找了夜間班導師的工作,每天4:00PM-9:00PM,每小時90元,當時的台北捷運尚未完工,我也沒騎機車,唯一的代步工具是公車,於是號稱5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加上等車、坐車的時間,可以說我每天有7個小時奉獻給了補習班;又因大一新鮮人難免要修社團學分,我的假日是社團的,結算下來每個月扣除勞健保,連一萬也不到!所以,才做三個月,我就在朋友慫恿下成為家教社成員,當起時薪較高的家教,也脫離了補習班導師的身份。
 
時光荏苒,一轉眼,就是十多年。由於進入職場的時間較早,我常在同事們說他們已經工作多少年,準備什麼時候退休時苦笑,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想我會效法本(402)期Career雜誌裡介紹的台成國際董事長趙昱丞,高中一畢業就專心投入職場,小有成就時再回頭重拾書本,那麼就不會花許多時間去談沒有結果的戀愛和做幾乎是每個學生都會做,但對長遠的人生沒什麼用的玩樂。不然至少,也要堅持一直扣勞保,這樣扣除公職年資外,勞保年資也累積了不少……
 

也許才工作十多年,沒資格寫這種猶如回憶錄般的雜記,可我還是要說,到目前為止,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立委服務處的工作,某位我現在只能透過電視螢幕遠遠望著的明星立委,以往可是在辦公室裡天天見面的老闆,而在那段時間,許多目前檯面上的高官,當時都尚未發跡,也是常有機會接觸本人,如此的經驗使得現在的我在正式場合見到現在身份已不同的這些高官時,無法「倍感榮幸」,那段時間經歷得多采多姿,即便已事隔多年,仍如周蕙的《不想讓你知道》歌詞裡寫的,「想一個人多美好,就算只剩記憶可參考。」只要一想起,就會忍不住微笑。

 

 

 
最後,在這個期待與指導老師meeting的休假日的早晨,一起床,大腦就迫不及待地追憶起過往,大概是因為我現在也算另類的「半工半讀」吧!人生路蜿蜒,誰又知道命運之神,將會帶領我到何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yc0331 的頭像
cyc0331

幸福人生§望眼玉釧§

alt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